财经>财经要闻

Kwong Wah

2019-09-07

倪传鹏,槟州中华总商会产业发展、建筑及管理委员会中的古迹及旅游分会主任。
倪传鹏,槟州中华总商会产业发展、建筑及管理委员会中的古迹及旅游分会主任。
乔治市老屋屋顶鳞次节比,非常迷人。
乔治市老屋屋顶鳞次节比,非常迷人。

报道:李秋缘

近期,很多乔治市内老建筑物易主并进行翻新,支持这个改变的人士认为,新资金的注入,不只是为原本老旧损坏的建筑物带来新生的机会,也给乔治市带来更多的商业发展机会,不过这些老屋易手后,往往面对破坏地方人文价值的指控,而且要进行修复时也受到很大的局限。

在乔治市入遗后,政府当局规定要修复世遗核心区及缓冲区的老建筑物,必须符合古迹、世遗条例,甚至必须符合10个单位条例。

对于这一限制,也是非政府组织的槟州中华总商会产业发展、建筑及管理委员会中的古迹及旅游分会主任倪传鹏直言,世遗条例太严苛(Draconian),甚至存有无理(Unresonable)及对商业不友善(Unbusiness friendly)。

他接受《光华日报》访问时说,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所制定的条规太过严苛,让整座城市无法永续性地生存下去。

- Advertisement -

他不明白,为何当年提呈给联合国文教科组织的世遗范围如此大。“其实乔治市世遗核心区范围比马六甲世遗核心区更大一倍,但是这个大范围的核心区及缓冲区,导致整体管理度相对提高。”

他以澳门大三巴牌坊或越南中部世界遗产的范围为例子,这两个世界遗产范围只是那么一小个范围,只有约50年历史乔治市的世遗范围却是那么大。

他直言,在“政权式”(Regeim)的条例之下,很多屋主要修复市中心的老建筑物都面对挑战,有些甚至无法承担所有条例,最后选择丢空价值连城的老屋。

在乔治市世遗及核心区建筑物要进行装修或发展,必须经过规划图测及建筑图测申请的程序。

若整个图测已经符合条件,而且同时间向技术评估审查委员会及一站式服务中心提呈申请,最快需要100天时间即可获批。

  • 【申请规划图测】

提呈计划之前程序
1. 提出申请
2. 一站式服务中心(OSC)(分别有槟岛市政厅图测单位、古迹单位、乔治市世界遗产机构及国家文物局)
3. 技术评估审查委员会(计划可能被拒绝)
4. 提议计划

正式计划程序
1. 提呈申请
2. 一站式服务中心(OSC)(由技术评估审查委员会负责)
3. 一站式服务中心会议(计划可能被拒绝)
4. 申请通过

  • 【申请建筑图测】

提呈计划之前程序
1. 提出申请
2. 一站式服务中心(OSC)(由国家文物局负责)
3. 技术评估审查委员会(计划可能被拒绝)
4. 提议计划

正式计划程序
1. 提呈申请
2. 一站式服务中心(OSC)(由技术评估审查委员会负责)
3. 一站式服务中心会议(计划可能被拒绝)

有关条例属模糊 贱踏屋主权利

若没有拯救老屋,这已经不会再出现的老屋就会倒塌消失。
若没有拯救老屋,这已经不会再出现的老屋就会倒塌消失。
乔治市很多一整排的老屋在翻新后,注入全新元素,成为另一种风貌。
乔治市很多一整排的老屋在翻新后,注入全新元素,成为另一种风貌。

倪传鹏说,有关条例即“政权式”,但又非常模糊(Vague),所以导致很多条例及修复过程变得非常无理和对经商不友善,甚至贱踏(Trample)屋主的权利。他也不点名抨击古迹非政府组织的要求是属于极端的。

他指出,在屋主提呈修复期间,有很多单位给予意见,甚至限制持拥有权的屋主进行修复。“那些可能是先辈们留下来的产业,屋主是拥有一定的权利。不过,基于该产业是位于世遗核心区或缓冲区的产业,因此必须通过个别单位的审核及批准,但是在那些过程之中,却有太多声音来限制屋主的做法。”

“这样的做法是非常不合理,为什么屋主没有权力,而州政府却又允许偏激的声音在提呈修复过程中出现?”

他说,除了非常不合理,也对经商不友善。“举例,基于该单位是老建筑物,为了保持原貌而只能用回木质地板,但是消拯局却又不接受木质地板,这些不合理的规定,加强了商家们的负担。”

“种种显示,因为申请过程冗长,这同时也造成了成本的高昂,屋主感到麻烦,才把老屋出售的,这才是主因。”

他举例,在新加坡很多老建筑物外观看似两层,但是里面是三层甚至是五层。“我认为,只要维持外观即可,不需要限制屋主的发展。”

外国人购屋只有5%

对于很多人说乔治市很多产业被外国人购买,他直言这是无稽之谈。

“乔治市内有5000多间的老房子,但是30%以上是属于姓氏宗祠拥有、另外30%是属于大家族,再30%是属于个人,因此只有10%是属于集团,而外国人能购买的只大约5%。”

他直言,乔治市需要外国人来投资及帮忙,因为已经慢其他国家20-30年,所以需要有外来的投资才能追得上发展。

新屋主:肩负修复责任 喊冤非破坏乔治市

一名不愿具名的新屋主也喊冤说,他们投资乔治市老屋并非要剥夺老城区原本的灵魂,那些老屋如果一直失修下去就会毁坏。

“我们只是肩负起修复老屋的责任,不明白为何遭人反对,甚至认为我们是来破坏乔治市。”

他说,他明白非政府组织要保留活古迹的好意,但是屋主或居民都不愿意提升,甚至一些老屋被作为轻工业工厂或回收中心,根本就是糟蹋。

“除了这些原因,一些屋主或居民都不愿意或没有能力提升。另外,一些传统咖啡店也出现没有人接手的窘境,到底有多少年轻人愿意接手传统咖啡店呢?”

电线短路随时毁掉老屋

- Advertisement -

多年来在乔治市已经收购了多栋老屋的他说,很多乔治市内传统咖啡店厕所卫生程度让人不敢恭维,但是在翻新之后,普通设施如厕所、电缆等都已经更新。

“老屋陈旧的电缆是随时可以毁灭老屋的凶手,一不小心电线短路就会发生火灾,付诸一炬。”

他说,他可以买到老屋很开心,不过维修一间老屋却很吃力,需要的本钱很大,从购买到维修,大概都需要50万令吉。

责任编辑:景毗溷